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瑜的博客 [编辑]

QQ164495567验证码:喜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、智者不锐,慧者不傲,谋者不露,强者不暴。2、身做好事,言说好话,心存好念。3、大悲无泪,大悟无言,大喜无声,大爱无言。4、君子相交,随方就圆,无处不自在。5、示弱而不逞强,示拙而不逞能。6、忍人之所不能忍,方能为人之所不能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律诗对仗诠释(编辑整理)   

2012-12-23 09:14:41|  分类: 【诗词歌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对仗的种类

        词的分类是对仗的基础。古代诗人们在应用对仗时所分的词类,和今天语法上所分的词类大同小异,不过当时诗人们并没有给它们起一些语法术语罢了。

      依照律诗的对仗概括起来,词大约可以分为下列的九类:

  1、名词     2、形容词    3、数词(数目字)

  4、颜色词   5、方位词    6、动词

 7、副词     8、虚词     9、代词

同类的词相为对仗。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四点:

 (a)数目自成一类,“孤”、“半”等字也算是数目。

(b)颜色自成一类。

(c)方位自成一类,主要是“东”“西”“南”“北”等字。这三类词很少跟别的词相对。

(d)不及物动词常常跟形容词相对。连绵字只能跟连绵字相对。

连绵字当中又再分为名词连绵字(鸳鸯、鹦鹉等)。不同词性的连绵字一般还是不能相对。

    专名只能与专名相对,最好是人名对人名,地名对地名。

     名词还可以细分为以下的一些小类:

1、天文       2、时令     3、地理

4、宫室      5、服饰      6、器用

7、植物      8、动物      9、人伦

10、人事    11、形体

 

  (二)对仗的常规——中两联对仗

 

  为了说明的便利,古人把律诗的第一二两句叫做首联,第三四两句叫做颔联,第五六两句叫做颈联,第七八两句叫做尾联。 对仗一般用在颔联和颈联,即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。

    现在试举几个典型的例子:

        *春日忆李白 [唐]杜甫

白也诗无敌,飘然思不群。

清新庾开府,俊逸鲍参军。

渭北春天树,江东日暮云。

何时一尊酒,重与细论文?

   (其中“开府”对“参军”,是官名对官名;“渭”对“江”,是水名对水名。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*观猎 [唐]王维

风劲角弓鸣,将军猎渭城。

草枯鹰眼疾,雪尽马蹄轻。

忽过新丰市,还归细柳营。

回看射鵰处,千里暮云平。

   (其中“新丰”对“细柳”,是地名对地名。)

 

       *客至 [唐]杜甫

    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

    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

  盘飧市远无兼味,尊酒家贫只旧醅。

    肯与邻翁相对饮,隔篱呼取尽馀杯。

 

       *鹦鹉 [唐]白居易

    陇西鹦鹉到江东,养得经年觜渐红。

    常恐思归先剪翅,每因喂食暂开笼。

    人怜巧语情虽重,鸟忆高飞意不同。

    应似朱门歌舞妓,深藏牢闭后房中。

 

  (三)首联对仗

 

  首联的对仗是可用可不用的。首联用了对仗,并不因此减少中间两联的对仗。

    凡是首联用对仗的律诗,实际上常常是用了总共三联的对仗。

  五律首联用对仗的较多,七律首联用对仗的较少。主要原因是五律首句不入韵的较多,七律首句不入韵的较少。但是,这个原因不是绝对的;在首句入韵的情况下,首联用对仗还是可能的。

    上文所引律诗中,已有一些首联对仗的例子。现在再举一个例子:

 

   *春夜别友人 [唐]陈子昂

银烛吐青烟,金尊对绮筵。

离堂思琴瑟,别路绕山川。

明月隐高树,长河没晓天。

悠悠洛阳去,此会在何年?

   (首联对仗,首句入韵。)

 

         (四)尾联对仗

 

  尾联一般是不用对仗的。到了尾联,一首诗要结束了;对仗是不大适宜于作结束语的。

  但是,也有少数的例外。例如:

 

  *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[唐]杜甫

     剑外忽传收蓟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。

     却看妻子愁何在?漫卷诗书喜欲狂!

   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。

     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

 

  这诗最后两句是一气呵成的,是一种流水对(关于流水对,详见下文)。

    还是和一般对仗不大相同的。

 

  (五)少于两联的对仗

 

  律诗固然以中两联对仗为原则,但是,在特殊情况下,对仗可以少于两联。

    这样,就只剩下一联对仗了。

  这种单联对仗,比较常见的是用于颈联。例如:

 

  *塞下曲(第一首) [唐]李白

五月天山雪,无花只有寒。

笛中闻折柳,春色未曾看。

晓战随金鼓,宵眠抱玉鞍。

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。

 

  *与诸子登岘山 [唐]孟浩然

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

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

水落鱼梁浅,天寒梦泽深。

羊公碑尚在,读罢泪沾襟。

 

  (六)长律的对仗

 

   长律的对仗和律诗同,只有尾联不用对仗,首联可用可不用,其余各联一律用对仗。例如:

    *守睢阳诗 [唐]张巡

接战春来苦,孤城日渐危。

合围侔月晕,分守若鱼丽。

屡厌黄尘起,时将白羽麾。

裹创犹出阵,饮血更登陴。

忠信应难敌,坚贞谅不移。

天人报天子,心计欲何施!

 

*学诸进士作精卫衔石填海 

[唐]韩愈   

鸟有偿冤者,终年抱寸诚。

口衔山石细,心望海波平。

渺渺功难见,区区命已轻。

人皆讥造次,我独赏专精。

岂计休无日,惟应尽此生。

何惭刺客传,不著报仇名!

  

     (七)对仗的讲究

  

    律诗的对仗,有许多讲究,现在拣重要的谈一谈。

 

   (1)工对,凡同类的词相对,叫做工对。名词既然分为若干小类,同一小类的词相对,更是工对。有些名词虽不同小类,但是在语言中经常平列,如天地、诗酒、花鸟等,也算工对。反义词也算工对。例如李白《塞下曲》的“晓战随金鼓,宵眠抱玉鞍”,就是工对。句中自对而又两句相对,算是工对。像杜甫诗中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,山与河是地理,草与木是植物,对得已经工整了,于是地理对植物也算工整了。

    在一个对联中,只要多数字对得工整,就是工对。例如毛主席《送瘟神》(其二):“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。天连五岭银锄落,地动三河铁臂摇。”“红”对“青”,“着意”对“随心”,“翻作”对“化为”,“天连”对“地动”,“五岭”对“三河”,“银”对“铁”,“落”对“摇”,都非常工整;而“雨”对“山”,“浪”对“桥”,“锄”对“臂”,名词对名词,也还是工整的。超过了这个限度,那不是工整,而是纤巧。一般地说,宋诗的对仗比唐诗纤巧;但是,宋诗的艺术水平反而比较低。

同义词相对,似工而实拙。《文心雕龙》说:“反对为优,正对为劣。”同义词比一般正对自然更“劣”。像杜甫《客至》:“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”,“缘”与“为”就是同义词。因为它们是虚词(介词),不是实词,所以不算缺点。再说,在一首诗中,偶然用一对同义词也不要紧,多用就不妥当了。出句与对句完全同义(或基本上同义),叫做“合掌”,更是诗家的大忌。

(2)宽对 ,形式服从于内容,诗人不应该为了追求工对而损害了思想内容。同一诗人,在这一首诗中用工对,在另一首诗用宽对,那完全是看具体情况来决定的。

  宽对和工对之间有邻对,即邻近的事类相对。例如天文对时令,地理对宫室,颜色对方位,同义词对连绵字,等等。王维《使至塞上》:“征蓬出汉塞,归雁入胡天”,以“天”对“塞”是天文对地理;陈子昂《春夜别友人》:“离堂思琴瑟,别路绕山川”,以“路”对“堂”是地理对宫室。这类情况是很多的。

  稍为更宽一点,就是名词对名词,动词对动词,形容词对形容词等,这是最普通的情况。

  又更宽一点,那就是半对半不对了。首联的对仗本来可用可不用,所以首联半对半不对自然是可以的。陈子昂的“匈奴犹未灭,魏绛复从戎”,李白的“渡远荆门外,来从楚国游”就是这种情况。如果首句入韵,半对半不对的情况就更多一些。颔联的对仗本来就不像颈联那样严格,所以半对半不对也是比较常见的。杜甫的“遥怜小儿女,未解忆长安”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 现在再举毛主席的诗为证:

 

  *赠柳亚子先生 毛泽东

    饮茶粤海未能忘,索句渝州叶正黄。

    三十一年还旧国,落花时节读华章。

  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

    莫道昆明池水浅,观鱼胜过富春江。

 

  (3)借对一个词有两个意义,诗人在诗中用的是甲义,但是同时借用它的乙义来与另一词相为对仗,这叫借对。例如杜甫《巫峡敝庐奉赠侍御四舅》“行李淹吾舅,诛茅问老翁”,“行李”的“李”并不是桃李的“李”,但是诗人借用桃李的“李”的意义来与“茅”字作对仗。又如杜甫《曲江》“酒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古代八尺为寻,两寻为常,所以借来对数目字“七十”。

有时候,不是借意义,而是借声音。借音多见于颜色对,如借“篮”为“蓝”,借“皇”为“黄”,借“沧”为“苍”,借“珠”为“朱”,借“清”为“青”等。杜甫《恨别》:“思家步月清宵立,忆弟看云白日眠”,以“清”对“白”,又《赴青城县出成都寄陶王二少尹》:“东郭沧江合,西山白雪高”,以“沧”对“白”,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

(4)流水对 对仗,一般是平行的两句话,它们各有独立性。

但是,也有一种对仗是一句话分成两句说,其实十个字或十四个字只是一个整体,出句独立起来没有意义,至少是意义不全。这叫流水对。现在从上文所引过的诗篇中摘出下面的一些例子:

 

  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(杜甫)

  人怜巧语情虽重,鸟忆高飞意不同。(白居易)

  塞上长城空自许,镜中衰鬓已先斑。(陆游)

 

   总之,律诗的对仗不像平仄那样严格,诗人在运用对仗是有更的自由。

   艺术修养高的诗人常常能够成功地运用工整的对仗,来做到更好地表现思想内容,而不是损害思想内容。遇必要时,也能够摆脱对仗的束缚来充分表现自己的意境。

   无原则地追求对仗的纤巧,那就是庸俗的作风了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